Void.

点开↓↓
是写手,产粮龟速并且不务正业偶尔摸张小破画那种×
目前吃的cp:/杰佣/狛日/芥敦/云亮 /策约/欢迎安利我各种好吃的cp但是不吃bg……

【杰佣】玫瑰之死⑤


【杰佣】玫瑰之死。
*私设如山
*是刀子
*occ大概,文笔渣慎入
白嫖这么久终于打算开坑,是党费了
——————————

寒冬。
风雪热切的亲吻着脸颊。奈布折下两株玫瑰,将它们插进花瓶。
站在他身后的杰克看着,无奈笑笑。
“我的小先生,你明知道即便如此他们也无法存活。”
奈布顿了顿,手上的动作不停。
“至少他们枯萎在最美的模样,不是吗。”

杰克最近经常出门,奈布翻看着他带回的报纸,瞥见标题上几个大字,配着一张极其血腥的相片。奈布合上报纸,顿时有些反胃。
“开膛手杰克……最近又现身犯案了?”
“谁知道呢,也许只是模仿犯罢了。”杰克端起红茶轻抿一口,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奈布没有没说话,告诉杰克自己有些累便要回房间,杰克起身走向奈布,嘴唇在他额上轻轻擦过。
“那就好好休息吧,我的小先生。”

直到回到房间,奈布还沉浸在刚才那若有若无的吻中,被他触碰过的地方滚烫。

不知从何时起,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杰克对他时不时的亲密举动让他迷茫,他不知道杰克的想法,也不明白自己内心莫名的情感为何物。接下来一段时间杰克还要出门,他想也许是时候好好思考这些了。

深夜。
猩红的眼眸被掩埋在面具之下,伦敦的街头上有一个怪异的男人在四处游荡。他轻声哼着小调,过路的行人对他避之不及。

在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经过之时,男人终于有了动作,他快步向那女人走去,拦住她的去路。

“夜安,女士,打扰了。”

女人看着他,一脸诧异,接着很快反应过来,一脸暧昧的笑着说到:“这大半夜的,是为了那事吧?”

男人没说话,像是默许了一般,引着她朝一旁的小巷中走去,嘴角的笑意深了几分。

女人暗笑,心想生意好做,连忙跟上去。

没过多久,一声凄厉的惨叫像是要划破夜空一般。可没有人会听见,接着只剩下肉体撕裂的声音以及血液喷洒的声音从午夜的巷陌中传出。

清晨,一个男人走在空无一人的街头,但很快他的身影便消失不见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似得。起雾了。

————tbc.

终于记起了自己的账号密码××应该是过渡章,有点短小1551(逃)

是这样的,今天排位遇到一个吃杰佣的先生呜呜呜。还是绿纹!可以说炒鸡开心了
顺便这ID奈布萨贝达y
找我玩呀orz

【杰佣】Kill my lover

【杰佣】Kill my lover
是30fo @柒罪柒惩 小天使的点梗

奈布·萨贝达最近变得越来越奇怪。他会控制不住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当然都是与他的爱人杰克有关。

他发现最近自己的爱人频繁的与庄园中的女士们接触,虽然自己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但内心却不禁滋生些许怪异的情绪。

推开门,杰克看着漆黑的房间出神。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爱人开始早出晚归。他还不止一次看见奈布和艾米丽待在一起,有时是艾玛。疯狂的念头在脑内蔓延,但他不能这么做,他控制不住自己。

他开始在庄园里偶遇女士们,他想他需要和她们谈谈。接着他先是找到艾米丽,询问关于自己爱人的事情,可对方表示只是帮他治疗。之后是艾玛,她则表示只是和奈布谈论了关于花儿的事。可杰克并不认为只是这样,但他没法对这些女士动手,他的爱人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亲爱的……”

反常的,当杰克回到房间时,奈布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当他开口呼唤他的爱人时却被对方打断。

“别说话,抱我。”

他愣了愣,接着便伸手抱住他,接着两人唇舌纠缠起来,迷迷糊糊就到了床上。他没法去考虑那么多了,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温存了,听着身下人因为自己的动作而发出的呻吟,他把一切都抛在了脑后。

“知道吗,萨贝达先生。”

“有时真想把你揉进我的身体里,连带骨头一起碾碎。”

“你不该对除我之外的人展露笑颜。”

“该死的,可你那双可恨的眼睛,他太刺眼了。”

“我做不到。”

一场狂欢之后迎来的便是深深的恐惧。杰克怕了。他害怕第二天一切又会恢复原样,害怕奈布给他的是离别前的余温。看着因劳累沉沉睡去的奈布,他自言自语一般说着,他知道除了自己不会有人听到,可他希望奈布知道,却又不能让他知道。

之后的日子如他所料。他们的关系和那晚之前没两样,这让杰克快要发狂了。

“哈啊…甜心,你要我那你怎么才好……?”

他想,得让奈布永远只属于自己,所有的阻碍,斩断便是。

奈布一进门便被一双手遮住视线,他皱了皱眉头,没有挣开。

“今天你回来的真早。”

杰克解下领带系在他眼上,隔着它亲吻着奈布的眼睛。

“亲爱的……我想给你个惊喜。”

“……什么?”奈布愣了愣,不住开口。

你一会就知道了。

他领着自己的爱人缓缓前行,在地下室门前停下脚步。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奈布内心莫名不安起来。

“……杰克?”

身后的爱人没有回答。

紧接着,利刃割破血肉的声音;身上传来的痛感;以及对于身后爱人背叛的惊疑只是一瞬间便将奈布吞没了。

他来不及思考,他怎么也没法料到杰克会对他出手。惊愕之余他没有反抗,只是缓缓的闭上那双好看的眼睛。

失去意识之前,奈布似乎听见爱人近似癫狂的笑声。以及冰凉液体滴落在身上的触感。

杰克抱着奈布,像是要和他融为一体一般,接着用指刃贯穿他的胸膛。他自言自语一般低声重复着已经没人能听见的话语。

“对不起。”

血流不止的空洞,缓缓的开出了一朵玫瑰,根茎穿绕在另一人的心头,再也解不开了。

——————————————————
超短,到这儿就没了哦。
简单解释一下大概就是奈布给杰克下了蛊而杰克选择了把奈布杀掉这样×写的时候超级难过,很担心自己会写崩啊结果还是写崩了…

30fo点梗

30go啦,大概挑一个会的写orz如果没有评论就算啦我会悄悄删掉的

玫瑰之死④

【杰佣】玫瑰之死。
*私设如山
*是刀子
*occ大概,文笔渣慎入
白嫖这么久终于打算开坑,是党费了
——————————

之后的一段日子异常的平静。

奈布似乎从他那可怕的幻想中逃脱出来,日复一日平淡的生活让他慢慢将自己代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似乎他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度日的。

杰克偶尔会邀请他一起度过下午,他会准备些茶点,奈布实际并不太喜欢这东西,可尝过那蛋糕竟没有想象中的甜腻,恰到好处的奶油带着一丝水果的清甜,似乎还不错。

“你在看什么?”坐在自己对面的杰克轻抿一口红茶,翻看着一张看起来有些陈旧的报纸。“只是想看看外面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奈布凑过去,看着‘开膛手杰克连续杀害五名妓女后失踪’的字样愣了神。“小奈布对这些感兴趣?”奈布回过神,摇头否认。“不…只不过这好像是很久之前的报纸了……?”杰克看出他的疑惑,笑了笑开口道:“庄园与外界的互通不是很方便,这份报纸还是上一位来访的客人带来的。”杰克描述的一点没错,至今为止杰克还没有离开过庄园一次,杰克解释说生活所需的物品都是在认识的人那长期购买,会有人定时送过来。而他自己也还没有离开过这个庄园回到外面的世界一次。

如果不是因为报纸上旧迹斑斑,也许奈布会看到其中被掩盖住的喷溅上的血迹。不过现在他正盘算着也许自己应该花上一些时间到城镇逛逛,不说置办些什么,至少叫他用丰厚的工钱好好花上一笔,他那平易近人的雇主也许不会介意他为此花上一天时间。

意料之中的,杰克笑着准许了奈布的假期。意料之外的,他提出要和奈布一同前去。“这么想来我也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过庄园了。”他对着奈布眨眨眼。“奈布应该不介意我分享你的假期吧?”

次日清晨。
杰克整理好衣装,将庄园的大门上锁。奈布站在他身旁看着眼前的绅士慢条斯理的动作。他没想到杰克真的打算和自己一起去。毕竟经过这段时间都相处他了解到这位绅士偶尔会和他开各种各样的玩笑,奈布以为这次也一样。

“好了……那我们出发吧?”

集市上热闹极了。已经多少年没有看过这种情景了?上一次接触人群的喧闹似乎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第一次让他产生触动的事也是五年前,那双清澈的眼眸他怎么也忘不了。几次甚至在梦中与他流连,这让杰克都感到不可思议。思绪被身旁人的动作打断,奈布有些担忧的看着走神的杰克,也许在他眼里一个在路中央走神以至于站在原地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没事的样子。“你没事吧?”杰克回他一个笑容叫他安心。“只是太久没有看到这么热闹的情景了。”他将信将疑,点了点头,很快便又被一旁摊位上的东西吸引了注意。莫名的像个孩子。杰克这样想,这世上再找不到这样纯粹的人了。杰克知道自己不会弄错,这一次,他要牢牢的抓住那一抹蓝。

时间飞逝,转眼太阳就落了。
“今天得在这过夜了。”杰克像是自言自语。虽然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个坏消息,可杰克的嘴角那丝弧度可不让人这么想。“可你看起来似乎很开心的样子。”“因为也没这么糟糕不是?”看着身旁比自己矮了大半的奈布,杰克的手径自伸向奈布揉了揉他的脑袋,哪怕隔着兜帽也能感受到他发丝的柔软。奈布愣了愣,他不太理解杰克这么做的原因,在他脑海里似乎没有对于这一行为的任何解释。杰克也楞了,迅速收回手臂。“走吧。”这么说着,他自顾自的向着路边一家旅店走去,奈布跟上去,瞥见杰克竟红了耳尖。昏黄的灯光晕了奈布的眼,他想也许方才只是一瞬幻觉罢。

“不介意的话,今晚小奈布和我一起睡床吧?”杰克看着抱着被子打算打地铺的奈布这样说。谁能想到这家旅店只剩一间房了呢?不过这样反而更合杰克心意。奈布只迟疑了一瞬便答应了,在他看来两个大男人睡一张床并没有什么关系。

奈布很快就睡着了,整个人缩在被子里。杰克盯着他看了半晌,伸手将眼前睡着的人揽入怀中,小心翼翼的亲吻了他的额头。“晚安。”希望奈布第二天早上不会因为发现自己在他怀里而炸了毛。

进展是不是有点慢orz不过已经一张床睡过了,四舍五入就是已经……(被打)
咳咳,小红心和小蓝手是产粮的动力w

【杰佣】玫瑰之死③

【杰佣】玫瑰之死。
*私设如山
*是刀子
*occ大概,文笔渣慎入
白嫖这么久终于打算开坑,是党费了
——————————


“早上好。”当奈布来到餐厅时,杰克已经在那了,他笑了笑跟奈布问了早安。奈布轻声回应他,在他身旁坐下。“快吃吧,之后我会告诉你工作的内容。”看着眼前人的笑容,奈布莫名的开始有些期待起来,今后和杰克相处的生活。

“每周只要施一次肥就好,”杰克带着奈布来到花园,指指那些沐浴在阳光下花卉。“我的花儿生命力很强。”他瞥见奈布的目光始终停留在玫瑰上,嘴角扬起好看的笑容。“他真的很不错对吗,那株小玫瑰。”奈布点点头,“他漂亮极了。”得到夸赞的玫瑰看起来更加娇艳动人了,谁知道其他花儿会不会嫉妒的发了疯。“可我不会养一花园的玫瑰,”杰克像是自言自语,奈布在一旁静静听着。“最好的只需要一个就够了,无论什么方面都这样不是?”他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奈布轻咳两声打算转移话题。“咳…杰克,除了这个我还需要做些什么吗?”杰克的闻言看了看奈布,又挂上往常一样的笑容,他那样子莫名的可爱。“事实上只有这些,当然还得保证好自己的安全,”他牵起奈布的手,后者则是僵了一下但没有挣开。“有好好包扎吗?以后可不要再让这么漂亮的手受伤了。”

结局以奈布落荒而逃告终,他莫名红了脸,找了借口跑掉。

靠在墙上,奈布双手掩面,讨伐着方才内心莫名的悸动。“奈布·萨贝达…你在想什么呢。”眼前又闪过那人的面容,才后知后觉的被惊艳了。“明明也是男人……”可真的很漂亮。反应过来又开始为了自己的想法懊恼,现在他打算去做些什么转移注意力了。

提着一把大过头的园艺剪刀,奈布站在围墙边。他是那种说做就做的行动派,就比如他刚想将庄园墙壁上那些惹人厌的植物清除,他也就这么做了。

“该死的……他们怎么长这么粗的?”费力的将比手指还粗的藤蔓剪断,嘴里嘟哝着抱怨的话语。奈布在清理出一部分墙壁之后停了下来,眼前一些奇怪的东西令他疑惑不已。“这是血迹……?”墙上斑驳着一块块红色的痕迹,有些已经很淡了,可有些像是不久前才溅上去的。“这墙上为什么会有血迹…”虽然在这出现血迹着实令人疑惑,但奈布还是用所谓“鸟类在迷雾中撞上了这该死的藤蔓”为理由,只想着自己或许也应该将他清理干净。

“明明这个理由牵强过头了。”

脑海里没由来的蹦出这样一句。奈布揉了揉太阳穴,他觉得他不应该将自己之前那些多余的警觉放到这儿,他可不觉得现在会发生那些关乎性命的事。一阵混乱之后他将自己整个埋在床里头,以昨晚没有睡好为由强迫自己进入睡眠,也许只有这样他才能不去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闭上眼,脑海中又是成片红色的血迹与轰鸣的枪炮声,仿佛他又回到了那个战场一般。“…该死的。”他在想是不是该祈祷一夜无梦才好。

不知不觉20fo了orz等到30fo就点梗呀(´▽`ʃƪ)
小红心和小蓝手是产粮的动力w

当然是吃杰佣!然后小姐姐三角可以接受,其他emmm特别雷杰园佣医啥的

玫瑰之死②

*私设如山
*是刀子
*occ大概,文笔渣慎入
白嫖这么久终于打算开坑,是党费了
——————————

缓缓走下盘旋着的楼梯,继而穿过长长的走廊,奈布终于来到了月光下。他一眼就看到了那株玫瑰,可脚步却因为耳边隐约传来的一阵歌声中断。奈布呆在原地,这歌声是多么熟悉,他一辈子也忘不了。一瞬间脑海里充斥着枪械的轰鸣声,敲打电机发出的滴滴声,身边不断传来的惨叫声,以及那个恶魔在杀戮时愉悦的哼着那首《天鹅湖》。他现在还能感受到恶魔在他背上留下痕迹的痛感,失去意识的瞬间眼前被纯粹的红色填满。

“…先生……奈布先生?”被一阵呼喊声拉回现实,眼前的是看着他一脸担忧的杰克。“……抱歉。”奈布摇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可当他恢复正常之后迎来的便是因那耳熟的曲调所带来的巨大恐惧。
“杰克先生……我们以前有见过吗?”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用微颤的声音询问道。杰克愣了愣,显然他没想到奈布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很抱歉…我呆在这庄园已经很多年了,我想应该没有这个可能。”看到奈布像是松了口气的样子,杰克突然对这有趣的小家伙产生了兴趣。“不介意的话我能叫你奈布吗……?”得到他默许之后他接着说。“那…奈布,也请叫我杰克就好。”

杰克瞥见一旁的长椅,他招呼着奈布一同坐下,弯弯嘴角和他攀谈起来。聊起过往,杰克说他从出生就生活在这了,但他没有提起任何关于家人方面的事脸色也有几分怪异。奈布小有疑问,毕竟他在这儿没有见过除了杰克之外的人,但他很识趣的没有问起。“对了,”杰克像是想到了什么,“奈布…你这次的目的地是哪儿呢?”杰克并不认为会有人从这附近路过,因为奈布是这座庄园这么多年来的“第一个”访客,这让他对于奈布的兴趣更甚。奈布想了想,将自己此行的目的告诉了他。“这样……我刚好缺一个帮我打理庄园的人,你不如留下来。”他心里有了个绝妙的主意,好让那眼眸清澈的小家伙留在这儿。

思索片刻,奈布接受了他的提议,毕竟对于奈布来说在哪儿工作没差,更何况即使到达目的地能否找到合适自己的工作也是个未知数,倒不如就此留下来。但实际上,他并不觉得打理庄园这种活应该交给雇佣兵来干,虽然心有疑惑,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决定,无论如何他的生活都不会比原来更糟了。而后他与杰克告别,带着些许欣喜回房休息了。

回到房间,奈布倒头就睡,陷入梦境之前才瞥见床头柜上放着一瓶酒精和一卷绷带,才想起自己被藤蔓刺破的伤口。“……早就结痂了。”

【杰佣】玫瑰之死①


【杰佣】玫瑰之死。
*私设如山
*是刀子
*occ大概,文笔渣慎入
白嫖这么久终于打算开坑,是党费了
——————————

伦敦,清晨四点。
奈布·萨贝达正打算整理自己的行李,退伍之后他已经没办法支持原本的生活,以至于现在不得不从这儿搬出去。行李比意料中还要少些,作为一个雇佣兵来说,他需要的只是一把武器,可作为奈布·萨贝达,除了那把常用的匕首和戴在手上的护腕之外他竟什么都没有。他现在应该做的是找一份工作,可谁会要这样一个旧疾缠身的废人呢?

他的好友艾米丽告诉他应该朝西边去,她曾也有一位老朋友走投无路,而现在已经在那边过上了想要的生活,或许奈布也应该去那儿碰碰运气。事实上奈布也这么做了,他离开了自己原来的住所,暗自希望自己也可以在那里安顿下来。

太阳早就躲进云里,天要黑了。
奈布低头研究着艾米丽给的地图,现在他距离目的地比想象中的还要远,而眼前不知何时起了雾,这让他没办法再继续前进。奈布只得在附近
停留一晚,而这时他看见不远处似乎有个建筑物的影子,思索片刻他决定前去查看一番。

在他眼前呈现的是一座看起来阴森至极的庄园,围墙上生长着许多畸异的藤蔓植物。顷刻之间,奈布只觉得内心无端生出一份尖锐的情绪,这令他烦躁不已,目光钉在那围绕着围墙的怪异藤蔓之上,近乎想要将那令人不悦的藤蔓连带之上的尖刺一块揉碎。

待他反应过来之时身体已擅自遵从了内心的想法,手上满是被藤蔓刺破的血液,不断叫嚣着涌出肆无忌惮的蔓延着。

几乎是同时,庄园的大门打开了,这座庄园的主人走了出来。那是一位带着黑色礼帽的男人,脸上戴着的白色面具挡住了他的面容,举止之间直教人觉得是那彬彬有礼的绅士。

两人对视半晌,奈布终是不住打算开口,却不想竟被眼前人抢先一步。“打扰了——,是迷失在这迷雾中了吗……?这位先生。”

他愣了愣,连忙将沾染着自己鲜血的藤蔓松开。“是的……我迷路了。”

耳边传来好听的低笑,眼前人对他发出了邀请。“这样……请原谅我的唐突。如果不介意的话,先生可以在此留宿。”奈布迟疑了一阵,终是点点头答应了他的邀请。

这位绅士自称杰克,在向他介绍完自己之后带他走进了庄园。“奈布·萨贝达。”奈布在一旁跟着,也轻声介绍自己,简洁明了。

他们在一个房间前停下,奈布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墙上附着一层灰尘,看起来这房间空着很久了。这偌大的庄园,即便是雇了佣人也很难确保它的清洁。杰克掏出一大串钥匙,费力的从其中找出独属于这间屋子的那把。

推开门,眼前的场景和奈布想象的截然不同。房间布置的简单,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而最让奈布惊讶的是,房间里干净整洁,并不想自己之前所预想的那般,仿佛一扇门隔绝出了两个世界。

是夜。奈布睡得并不安稳,今天经历的奇异之事在脑中浮现。实际上他并不认为在这荒凉之地会有这么一座像是突然出现一般的庄园,更何况它的主人是一位带着怪异面具的人。他翻来覆去,终是无法入眠,看来接下来该好好盘算如何度过这不眠之夜了。

月光透过窗口照在奈布身上,他沉默了一阵,在窗边停住。他注意到着楼下竟是一座花园。争奇斗艳的鲜花之中有一株玫瑰吸引了他的目光,它夹杂在各种花卉之中,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盛开着,在目光触及到它的一瞬间,似乎其他的花儿都失去了光彩。像是突然被蛊惑一般,心中的烦躁仿佛在一瞬间便烟消云散,现在他打算去窗外的花园之中看看那株在月光照射下娇艳欲滴的玫瑰。

我终于也是被杰克抱过的人了!白纹大触真好看呜呜,顺便问问有没有人一起玩……ID奈布萨贝达y